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肾贩子揭换肾黑幕:患者简陋手术台上去世
2016-05-13 10:25:13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90次 评论:0

  因患尿毒症、双肾衰竭,接受透析治疗的章永(化名)每周得去医院透析3次,病痛及高额的透析费让其特别想能换上一个健康的肾。然而,正规医院肾源紧张,充斥网上的“卖肾”信息,终于令章永动了黑市换肾的念头。2015年6月19日,45岁的章永在表哥张军的陪同下,被蒙着双眼带进了位于山东临沂的一个简陋的二层小楼,接受当时18岁的小玄(化名)的肾脏移植。但最终,因在手术中出现肺水肿继发呼吸循环衰竭,章永当场不幸去世。

  昨日上午,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今年30岁的内蒙古赤峰人崔某在海淀法院受审。

  □庭审

  为母筹手术费当上“肾贩子”

  昨日上午10时30分,崔某被法警带入法庭。崔某的姐姐及妹妹等多名家属,特意从内蒙古赤峰老家赶来看他。

 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,指控在2015年5月至6月,崔某伙同支某等人(另案处理),在海淀区永定路西点百货门前,组织当时18岁的男子小玄和章永见面,约定小玄卖给章永一个肾。

  2015年6月19日,崔某组织小玄和章永前往山东临沂进行肾脏移植。章永付款42万元给崔某,卖掉一个肾的小玄拿了4.3万元。手术失败后,崔某将42万元退还章永亲属。

  2015年6月20日,获知儿子死亡的章永父亲报案,崔某随后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公诉人当庭出示了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,并认定崔某行为已触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建议法庭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以下。

  庭上,崔某低声认罪。在回答法官讯问时,崔某称是其在老家的母亲患了多年肾炎,想做手术又没钱。来北京打零工后,一次在武警总医院附近认识了章永,听章永说想换肾,他才通过网络联系上了“魏哥”。

  “章永是怎么死亡的?”法官问。“我听医生说,是麻醉剂打多了。”崔某称,在这个事件中,他只是负责联络,运输。

  崔某家人为其聘请了辩护律师。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飞辩称,崔某介入前,章永、小玄便已由“魏哥”等人联络换肾,崔某只是在“魏哥”被抓后帮其联络,另外,崔某是为给其母亲筹集手术费,因为愚孝才卷入该案,其上有高龄病母,下有两岁的孩子,望法庭能轻判缓刑。

  □过程

  蒙眼换车带入偏僻手术室

  作为章永的表哥,今年46岁的张军(化名)曾两次陪章永山东换肾,“第一次在2015年5月,我们刚到山东济南,就有人给我们电话,说负责这事儿的‘老魏’被抓了。”此次,张军再次陪表弟到山东临沂换肾,接替“老魏”的,正是崔某。

  证言显示,2015年6月19日上午10时30分,张军陪着章永,上了一辆辽字头的商务车,启程前往山东。随后,他们被要求换上了一辆轿车,几人都被要求戴上眼罩,手机也被收走。

  摘了眼罩后的张军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玉米地。戴着眼罩的一行人最终被拉到两层小楼前,房间内,有一名50多岁的女护士,她给小玄输液打针。后来,来了两个医生,先叫走了小玄,到了晚上12时30分,小玄被抬回了房间输液,“医生说,肾已经摘下来了。”又过了约30分钟,章永被叫走。

  在这个房间,张军一直等到次日凌晨3时40分许。他等来的消息是,章永已经去世了。

  随后,张军又被蒙上眼睛带出了该两层小楼。崔某让张军和章永家人联系,家人要求先将人拉回北京,“刚回到北京,警察就把我们抓了。”

  □揭秘

  “肾贩子”网上寻找供求信息

  被称为“魏哥”、“老魏”的,便是今年41岁的江苏省淮阴人支某。该案中,支某以证人的身份,交代了其组织肾贩子做肾移植的部分情况。

  据交代,支某一共有6个手机,5个QQ、两个微信号。同其交往的人,都是单线联系。他中专毕业,自2013年起,其先是倒卖器官移植的免疫药品,后来接触了很多做器官移植的资源,主要就是医生、护士、医院等。资源多了,自2014年下半年始,他便和姜某等人(另案)合伙做器官移植。

  因涉嫌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,2015年5月22日,支某被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刑拘。支某称,其工作也多是接送客户,一次自己能分3000元到1万元,如果介绍客户,能拿总费用的5%至8%。

  据了解,需要换肾的病人,他们叫受体,一般是从网上找。网上有很多这样的聊天群,里面就有很多供求信息。根据受体的情况,病情、血型等,再去找供体,即想卖肾的人,找到合适的人后,就带着去医院做检查,看供体和受体的血型、指标等能否配型成功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戒毒为什么要强制 下一篇补阳暖身 远离“手冷脚冷”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